小烈

一支爆炸在外太空的火箭

孤独如鲸,漫长庞大。快乐不过是从手中滑落的鲤,只在记忆里停留七秒。

如果你是写小说跳舞搞艺术的,那你尽可保持这些焦虑、抑郁、自我怀疑与软弱,因为艺术创作需要挫败感与孤独感。但如果你不是,我劝你最好他妈的赶紧从跌倒的地方爬起来咬紧牙关向前冲,别对生活认怂,别向命运服软。你得跟一切上帝开的玩笑死磕,一手为自己的伤口上药一手拔去脚下的荆棘。你得扛着你的孤独之堡向前跑知道吗?一分一秒也耽搁不起!

想到自己在这间学校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就挺难过的。

爱情是一场由性主导的幻觉。我们带着情欲在人群中闻嗅,试探,靠近,最后互相厮杀。等幻觉雾散之际,即爱情消逝之时。

我想找一个家教良好、阳光大方的男人,而不是和我一样时时刻刻被挫败感缠身的敏感易碎的垃圾。他们自以为同类相惜,却不知我痛恨他们与我的相似。我痛恨在任何人身上看到我自己。

每次有发朋友圈的冲动时我都会告诫自己,我的生活与他人无关,然后迅速按下删除键。

我应该试着做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,每天看肥皂韩剧大哭,和闺蜜叽叽喳喳,快活的像只小鸟。而不是面容平静怀着随时去死的心情活着。

最怕哪类男生?二十出头,大学在校,愚蠢无知,盲目乐观,觉得一切皆可改变,处处应有阳光。他目光虔诚地抓住你的手,发誓要改变你,要让你变得乐观开朗,要你信这世上有光。而他所接触过的世界不过是学校与网游。

©小烈 | Powered by LOFTER